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一个警察与六名罪犯

2018-08-08 19:29:56

1993年1月30日(农历正月初八)晚上,华龙派出所所长马旭东乘搬运站的货车去德州办事,车上共两个人,他和司机。当车行至距王同火车站三公里处时,发现有六、七个人站在路中间,有的戴着马虎帽,有的倒戴着棉帽子,还有的带着口罩,手里都拿着一米多长的木棍标准模具架
。他立即意识到,这伙人是拦路抢劫的。警察的感驱使他下车查问,刚问了一句你们是干什么的?一棍子落在了他的头上,鲜血立即流下来,他感觉像是洗脸一样,眼前一片模糊,他马上用手帕抹了一下眼,并按住头上的伤口。这时又一个家伙用木棍向他打来,他用胳膊一拦顺势将棍子抓到手,抬腿踹了那家伙一脚,把棍子夺了过来,随后又用棍子打倒一个。马旭东是警校毕业,又在刑侦工作多年,会个三拳两脚的。正搏斗中,后面来了一辆汽车,歹徒见势不妙,回头就跑,马旭东紧追不舍,歹徒们跑了不远到了铁路上,就用路基的石子向马旭东乱投,因是晚上,什么也看不清,歹徒人多,他们就两个人,怕出危险再没向前追赶。

司机见他满脸是血,想拉他到德州医院。马旭东说,德州不熟,半夜三更的不好找大夫,咱俩返回吧小型扫路车
,到华龙医院去治疗。

在回华龙的路上,他想了很多,如果伤势严重就转院,向县局汇报案情,让县局派人抓获罪犯,如果能坚持住,包扎一下就立即返回来,和辖区派出所的民警一起抓获罪犯。他想,一个多年的刑警被犯罪分子打得头破血流,如果抓不住这伙歹徒实在是太窝囊,在同行中也得落下笑柄,我先不给局里打,等逮住这几个坏蛋再给局领导报告。想着想着就到了华龙医院,进了值班室,当晚值班医生是蔡院长,检查了一下,有两处伤,清洗后,进行了缝合,每处缝了三针,蔡院长说,伤势不轻,需要住院。马旭东想:如一住院就失去了破案的机会,这伙歹徒,没有交通工具,距现场不会太远,我学过步伐追踪,夜间人少,足迹不易破坏,就是今晚抓不到他们,也能确定一个方向,为以后破案提供可靠的线索。想到这里,觉得劲头来了,脑袋也不痛了。他对蔡院长说:我觉得没事,能顶得住。蔡院长扭不过他,给他包扎好又打了预防破伤风的针就出院了。马旭东回到家里(家住华龙车站),爱人正休息,他怕爱人阻拦他,便轻手轻脚地进了门,悄悄打开外屋的灯,照一下镜子,脸上还有不少血迹,他洗了一下脸,带上棉帽子,又取出枪来带在身上,带上手电筒,叫上司机直奔王瞳派出所。

因是春节期间,派出所工作很忙,几个民警出警了,所里只有两个协勤人员。他说明了情况,让一个协勤在所里值班,一个姓葛的协勤带上强光手电和他一起返回发案现场。在现场认定了犯罪分子的足迹之后,他让协勤和司机跟在身后,注意周围情况,以防不测,自己专心致志地跟踪追击。

现场有两种足迹比较清晰,一是旅游鞋,一是家做布鞋,因是冬天,足迹不易踏实,到了草地和油面路上就看不清楚了。足迹时有时无,时隐时现,从晚上2点追到清晨6点,足足追了4小时,行程9华里。因头部有伤,长时间弯腰低头,头痛难忍,他咬着牙,下定决心,死不了就追。当追到王瞳火车站附近时足迹消失了,他想,可能是外地人,准备乘车逃跑,几个人马上进了候车室。很失望,候车室里空无一人。他们又在车站附近转了几圈,在站前一个小旅馆附近发现了现场足迹。有多年侦查经验的马旭东,略定犯罪分子就住在小店内。由于劳累和头痛,他实在坚持不住了,三个人便到火车站警卫室稍做休息,并向值班民间说明情况。值班人员给他们搬来凳子,倒一杯开水,谈话间,马旭东给车站民警提了个请求,如有情况,要求支援。车站民警表示全力配合。

早6点30分,马旭东带着协勤员敲开了旅店的门,说明了情况,旅店老板开始不配合,先说店里没有住人,后来又要证件,无证不让查店。身上没带证件,怎么办呢?时间一拖怕惊动歹徒,马旭东急得团团转。突然他摸到身上带着的手枪,想起自己衣袋里有持枪证,便急忙拿出来让店主看。店主一看,真是公安局的,便带着马旭东他们去查房。

这间屋里住了三个人,马旭东一眼就认出放在床边的那个棉帽子,床下是一双旅游鞋,他心里有了底。他让三人出示证件,为进一步证实足迹的花纹,在接证件时,马旭东故意把证件掉在地下,借拾证的机会,顺便看了一下鞋底,和现场足迹完全相同,他压制住内心的喜悦,退出客房对协勤员说:你去车站保卫组叫几个人来,带上手铐,我在这里盯着,估计那几个歹徒也在这里住着。

5分钟后,保卫组老姜带着四个人来了,他们先将这三个人捆好,又在另一间屋查出了3名罪犯,给他们戴上手铐,一起带往王瞳派出所审问。

7点30分,局长常万春接到马旭东从王瞳打来的,即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郑晓冬,刑侦队长贾如真带领民警李国、刘泰、韦民、王安等人赶到了王瞳,分六组对人犯进行突审,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罪犯刘生、刘成、孙大林、夏玉文、桑金站、桑小生等六人,均系山东省济宁人,年龄的25岁,小的18岁。开始他们在砖瓦窑场打工,觉得又脏又累,一天到晚累个臭死,也挣不几个钱。看看在单位上班的小伙子们,一天到晚坐在空调屋里,动动嘴动动笔钱就到手了,穿着时髦的服装,骑着价值万元的摩托,周末带着女朋友到田野里兜兜风,很是眼红。他们把所有的烦恼集中在一个钱字上,因为没钱所以受苦受累,因为没钱所以低人一等,要想改变面貌,的办法就是抓钱。然而,怎么抓钱呢?他们没有走正路,他们选择了盗窃、抢劫,选择了结伙作案。

一天晚上,几个老乡在一起喝酒,一壶10斤的散酒喝了一半中控旋转平台
,几个人都有点醉意。老大刘生首先说话了:咱们哥们几个离乡背井出来干什么?俩字挣钱。可如今钱没挣到手,混的人不人鬼不鬼,怎么回老家呀,怎么见父老乡亲呀,你们都说说,咱们怎么办?!怎么办?我早就说过,要想富的快就一个办法。什么办法?老三你说.。老三一字一顿的说:找-富-人-借-点-钱!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心知肚明。老二心直口快,他直截了当地说,就是去偷,就是去抢!他们都富了,凭麻咱受穷,我们也得富起来!对,对!6个歹徒狂叫着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老大站起来说,说干就干,明天开始行动!

第二天晚上五柳树村传来消息,养植大户一夜丢了两头牛。而刘生等6个歹徒每人腰包里多了400元钱。

次的成功让这个乌合之众欣喜若狂,之后这伙人便成了职业盗、抢团伙。自1992年以来,先后在景武县的青兰、王千寺、高卜、隆兴、王瞳和故城县里老等地实施抢劫和盗窃。半年多的时间,他们共作案31起,抢劫现金1510元,物品一部,伤害司乘人员两名。盗窃价值达36300余元。

案子破了,景南一带的老百姓奔走相告,拍手称快,他们敲锣打鼓到公安局送锦旗,放鞭炮,以示庆祝。市局领导称马旭东是孤胆英雄,荣立个人二等功。

作者:傅宪荣

作者简介:傅宪荣:男,63岁,中共党员、大专学历,河北景县人。1968年参加工作,在工厂工作5年,乡镇17年,公安18年。任乡镇书记7年,县公安局长14年。工作之余爱好文学,系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文章,著作有《记忆》等。退休之后,主要精力用于写作。

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

(:扬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