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戏

洛天依已经盈利了其他虚拟偶像的机会在哪里

来源: 作者: 2019-05-15 05:02:23

近日,北京蜜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蜜枝科技)COO兼虚拟偶像组合And.Ⅱ安菟制作人刘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内虚拟偶像仅洛天依一人开始盈利了。这则消息虽未得到洛天依所属公司上海禾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禾念)的证实,但随着国内二次元人群的壮大,虚拟偶像产业无疑正处于上升势头。

可以看到,原本只是圈地自萌的二次元文化随着受众群体逐渐增强的消费能力而被资本关注,二次元这一概念愈来愈多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与生活。在市场眼前, 二次元不再是非主流小众,更代表着青年文化以及背后巨大的消费潜力。

虚拟偶像也从一个陌生词汇变得越来越大众化,在风口面前,人人都想当那只飞起来的猪。作为国内市场已经取得初步成功的孤本,上海禾念一手打造的洛天依既是后来者的引路人,也是正面的竞争者。在从二次元通向三次元的破壁过程中,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一铁律似乎仍旧具备普适性,留给其他虚拟偶像的机会在哪里?

ALL IN虚拟偶像?

3月17日,中国的二次元用户聚集地B站已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1号修正文件,正式踏上美国上市之路,例证了二次元可以成为一门好生意。而据媒体报道,目前国内虚拟偶像及组合的总数超20个,其中14名在2017年正式出道,因此去年也被认为是虚拟偶像大年。

正如前文所述,作为头部流量担当的洛天依已经开始盈利了,而市场上众多虚拟偶像的入局者为了抢占稀缺IP属性,纷纭打出了不同的旗号,大有ALL IN虚拟偶像之势。

除了洛天依,上海禾念自己就推出了5名设定各不相同的虚拟偶像,打造了Vsinger家族;洛天依之父任力在退出上海禾念以后,创办了上海望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望乘),也推出了心华、楚楚、悦成、小梦等4名虚拟偶像;在资本层面,运营B站的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了上海禾念,而中国演艺股宋城演艺更是虚拟歌姬的铁杆粉丝,在上海望乘和蜜枝科技都有大手笔的投入。

国内虚拟偶像名单(部份),数据来源:天眼查

除了以同人创作为核心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洛天依,国内一些公司也鉴戒了读者参与型偶像企划《Love live!》,进行了改进和创新。相比于打造原创漫画IP这条路,从一些热门动画片中挑选有一定受众群体的动漫人物作为虚拟偶像IP则容易的多。比如,虚拟偶像高月公主就是脱胎于《秦时明月》,涂山苏苏来自《狐妖小红娘》。在二次元+三次元联动这一点上突破,这个类型的虚拟偶像操作性也更强。

Love live

在底层的语音合成技术层面,国内也有一些新进展。比如,蜜枝科技的Virtual Andromeda技术可以为虚拟偶像安菟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通过即时捕捉声优的动作、表情、声音,将这些信息同步转译成二次元虚拟偶像的动作、表情、声音,使之更加趋于人性化;优他动漫自主研发的智能语音合成系统MUTA极大地下降了同人UGC的门槛,虚拟偶像歌曲创作者只需输入歌词、选择模板,就能生成一首歌曲。

另外,利用硬件、应用等空白领域切入虚拟偶像市场也是一种很好的途径。兽耳科技推出的桌面虚拟助手mimikkoui能够语音提醒用户吃饭、追番、约会,用户还可以对mimikkoui进行偶像养成。不过,这类应用型软件需要积累大量的用户基数,和用户之间具有高度的粘性之后,才能够有所延展。

讲好故事,打造IP

和其他行业一样,虚拟偶像市场也呈现出明显的二八效应。要想不被淹没,必须要占领头部流量,讲好故事,搞大IP。

英国小说家、批评家福斯特在《小说面面观》中提出了圆形人物和扁平人物这两个概念,并指出漫画人物的人物形象大多是呆板的,就像是一个个标签标注上去的,是扁平的。要实现虚拟偶像从小圈子走向大众,为虚拟偶像注入生命力,是IP化的步。

对虚拟偶像而言,通过创作符合受众口味、特色鲜明的歌曲,构成特定的人格形象,更容易得到大众的爱好和传播,成为潜在爆款。比如,初音未来凭仗1首《甩葱歌》在中国市场站稳了脚跟,洛天依的《千年食谱颂》也为其赢得了吃货的美名。

而除了内容层面的积淀,渠道运营也是重中之重。Vsinger经纪团队曾在采访中提到,还需要通过二次元人群聚集地哔哩哔哩动画等平台,进行较为垂直的推行和粉丝互动。同时虚拟歌手在推广渠道和方式,也有些与真人歌手相同,比如通过微博、、群等平台进行互动沟通,通过音乐、酷狗音乐、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进行歌曲发行,通过全息演唱会、(卫视)春晚、跨年演唱会、综艺节目增加知名度,并代表各大品牌进行商业化运作的同时进行推广。

以洛天依为例。出道至今,洛天依和杨钰莹、许嵩、马可、周华健等明星都合唱过,其中洛天依与言和合唱的《普通disco》更是被李宇春、汪峰分别在2016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和今年《歌手》第二季中翻唱,大大扩展了洛天依在普通受众中的知名度。

在二次元的语境里,还可以通过设定虚拟人物之间的社会关系,打造虚拟偶像矩阵。以在Vsinger家族为例,其中乐正龙牙和乐正绫是乐正集团的大公子和大小姐,二者是兄妹关系;墨清弦是乐正绫和徵羽摩柯的高中前辈。借助这些人物关系定位各自的辨识度,同时又可以互相导流,实现家族式孵化。

巧妙借助话题效应,也是虚拟偶像提高曝光频次的有效方法。比如,洛天依吸毒、洛天依假唱、洛天依遭潜规则,这些话题的底层逻辑是一个梗,那就是洛天依不是三次元世界里的明星,怎么可能做到这些事情?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梗成了二次元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成了他们互相认同的一种方式,在互联上更能获得病毒式的话题传播效应。

在延续的品牌经营进程中,虚拟偶像的IP属性也就渐渐构成了。

深挖粉丝经济

作为文娱产业的一部分,虚拟偶像的本质也是粉丝经济。粉丝作为产业链的重要环节,既是参与者也是消费者,具有双重属性。要激起粉丝经济的价值,必须挖掘粉丝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让他们在参与UGC创作的过程中享受创造的成果,获得集体认同感。

据了解,国内虚拟偶像中的商业变现主要来自两块,其中B端盈利集中在品牌代言、联动、宣扬合作上,C端则集中在游戏、演唱会、周边贩卖等领域,而这两部分里,B端是大头,C端是小头。

据数娱梦工厂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2月18日,洛天依2017年一共接了10例品牌广告和游戏代言,触及的品牌包括长安汽车、光明乳业、森马休闲服、百雀羚护肤品、肯德基等。而初音未来2017年不仅与红米Note4、力士洗发水、手游互动或代言,还和中国邮政团体旗下公司联合发行了限定邮折套装,可见其吸金能力。

虽然国内的C端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但也显现了可喜的市场前景。2017年6月,出道5年的洛天依与Vsinger全员在上海举办场线下万人演唱会,500张1280元的预售SVIP内场票在3分钟内售罄,这1价格已经达到了国内一线明星的级别。今年2月,粉丝更众筹助洛天依登陆美国纽约时期广场世界屏的纳斯达克大屏,成为洛天依在世界舞台上的首秀。

而除了参加全息演唱会等集体性活动应援活动,虚拟偶像粉丝经济的下一个增长点还可能在于挖掘与粉丝的一对一服务。比如初音未来在日本推出了粉丝与初音未来的一对一餐厅约会服务。在未来,一对一K歌,一对一跳舞,一对一看电影等或将成为可能。

随着二次元文化的主流化和受众人群的增长,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团队和资本都将会入局虚拟偶像产业。除虚拟偶像的运营端,上游的技术公司、中游的内容公司(P主、ACG音乐制作、唱片公司、漫画杂志、二次元站等)、下游的游戏、演出市场和二次元直播都还有投资机会,竞争只会越来越剧烈。

沃伦巴菲特说只有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在虚拟偶像大潮到来的前夜,我们静待潮来、潮去

治疗经间期出血的中药
女生痛经吃什么能缓解
痛经快速止痛的小妙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