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年夜饭

2018-09-15 11:05:22

窗外瑞雪飞舞,银白色的世界烘托着年的凝重。

邻家院子里传来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依稀嗅到的硝烟味加重了老两口心头的阴霾。望着饭桌上摆放的独生女的遗像,老两口眼泪扑簌簌地一直往下流。

三年了,每逢佳节之时,月圆之日,这对年逾古稀的老人,无不沉浸在对女儿深深地思念中。日子一天天过去,固执的皱纹在他们的额头、眼角纵横肆虐,原本清澈的眼睛早已昏花,乌黑的头发已经斑白,矫健的步履也已开始蹒跚。

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老伴端上刚刚煮好的饺子。老汉说:先给孩子吃吧!老板端起一碗,腕上放一副筷子,摆在女儿遗像前;又端起一碗,放上一副筷子,放在旁边。遗像上的女人不到三十的样子,眉清目秀,笑容甜甜。老人燃气一炷香,哽咽地说:翠啊,又过年了,你就和爸妈一起过吧!你就不要再等旺了,我们也不等了,前天电视里说今天有暴风雪,今天果然就下雪了。昨天旺是来电话了,说还要过来陪你过年,你爹给他说不要来了,路远不说还不好走,再说都已经三年了,还再来什么味啊!你就陪着爸妈过年吧!说着说着,老伴拽起衣襟又抹起了眼泪。

老汉说:大过年的,说些高兴的事,你又提这些,想开点……老汉劝着老伴,眼泪却在他的眼里一个劲地流……

三年前,翠和她的大学同学旺,装饰新房准备完婚的时候,翠随车去拉装饰材料,不幸遭遇车祸,竟和他们阴阳相隔。准女婿旺在这三年里,无时无刻不再想念着翠,惦记着翠的爸妈。每逢寒暑假、过年时,旺都从单位来看望两位老人,陪他们过年。今年,他去边远乡镇支教了,电话那头还说要来一起过年,老汉忙从电话里回绝了他。不是老汉不喜欢他来陪他们和翠过年,而是他知道旺也需要重新开始啊!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鞭炮声,越来越稠密。老两口始终没有动筷子,坐在餐桌旁,泪水在不停地滴滴答答。

老伴说:还等吗?

老头说:等,不等?是啊,虽说一个姑爷半个儿,可旺毕竟曾经才是一个准女婿啊!老汉想开了,下定了决心,说:咱们吃吧!

门铃声响了,声响很刺耳也很急促,比院子里的鞭炮声还要刺耳。

门开了,沾满雪花的旺站在那里,身后还站了一位漂亮女人。

老两口一脸的惊讶。老伴说:孩子,你回来了。

旺说:爸、妈,过年了,儿子能不回来吗?他一眼瞧见老汉忧郁的眼神,旺忙又说:奥,爸、妈,这是我支教的同事小冉,她是个孤儿,人很好,我把她也带来了,我们一起过年好吗?

老两口眼睛再次湿润了,连声说:好,好,过年好!

小冉脸色一红,怯生生地说:我也能喊你们爸、妈吗?

老两口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异口同声地说:好,好啊!你们都是好孩子啊!走,我们一起吃年夜饭去!

瑞雪飞舞,瑞雪兆丰年啊!

平压压痕机
上海针棉内衣袋
上海安莉芳大厦B座-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